全市场逐步具备推行注册制条件

试点注册制改革取得积极成效 证监会副主席李超表示

全市场逐步具备推行注册制条件

本组文/本报记者 程婕

“互联网金融风险形势根本好转。”梁涛称,全国实际运营P2P网贷机构,已由高峰时期约5000家压降至9月末的6家,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27个月下降。

昨天,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“金融合作与变革”平行论坛上发言称,试点注册制改革取得积极成效,通过科创板和创业板两个板块的试点,全市场推行注册制的条件已经逐步具备。李超表示,2018年11月以来,在各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下,试点注册制平稳推进,形成了从科创板到创业板再到全市场的“三步走”改革布局。“目前,前两步改革已经落地实施,市场运行总体平稳,改革效果符合预期。”

李超指出,创业板作为存量市场试点注册制开局良好。创业板市场涉及800多家存量上市公司、4600多万存量投资者,注册制改革充分考虑了存量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、交易习惯,以及存量上市公司的监管做法,在制度设计上做了差异化的安排。今年8月24日创业板改革落地以来,注册制的理念得到了较好的贯彻。在审企业顺利平移,新股发行上市等稳步推进,交易机制总体平稳,投资者适当性安排平稳过渡,各方反响比较积极。截至10月21日,创业板注册制下的上市公司已经有38家,市值合计超过7000亿元。

梁涛昨日具体介绍了五方面的成效。首先是影子银行风险持续收敛。自2017年集中整治,到目前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约20万亿元,从根本上维护了金融体系稳定。其次,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大步推进。9月末,商业银行境内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之比为80.2%,部分银行逾期60天以上贷款也全部纳入不良。前三季度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1.73万亿元,同比多处置3414亿元,新提取贷款损失准备金1.54万亿元,同比增长15%。

李超表示,通过科创板、创业板两个板块的试点,全市场推行注册制的条件已经逐步具备,证监会将坚定市场化、法治化的改革方向,学习借鉴国际最佳实践,保持定力,循序渐进,扎实稳妥办好注册制改革这件大事。李超提出,下一步推进注册制改革,首先要在加强科创板、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各项制度规则运行情况的评估,深入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,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,完善符合我国国情的注册制框架,研究制定全市场推广注册制实施方案。同时要转变监管理念,优化涉及全市场各环节、涵盖各类市场主体的监管机制。加快监管职能转变,提高上市公司持续监管能力,强化中介机构的全流程监管,加大违法违规惩戒。深入推进简政放权,推行权责清单制度。

梁涛:全国实际运营的P2P已降至6家

系统推进基础制度改革。坚持以注册制改革为引领,补齐制度短版,稳步推进发行、承销、交易、持续监管、退市、投资者保护等各环节关键制度的创新,加快建立更加成熟、更加定型的基础制度体系。

此外,威胁金融安全的“灰犀牛”得到控制。前三季度,新增房地产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重较去年同期下降3.7个百分点。配合地方政府化解隐性债务风险,近三年银行保险机构累计增持地方政府债券11万亿元。特别是今年以来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,有关部门及时出台一系列纾困措施,全力以赴推动经济恢复正常循环,提早谋划应对风险反弹回潮,严密监测防范外部风险冲击,有效防止了公共突发卫生事件引发重大金融风险。

李超指出,从去年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以来的情况看,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成功落地,较好地发挥了资本市场改革试验田的作用。目前科创板企业从受理申请到完成注册平均用时五个月左右,审核注册效率明显提高。科创板建立了市场化的新股发行承销机制,新股定价更加理性,定价效率明显提升。二级市场博弈更加充分,科创板设置“50万元证券资产+两年股票投资经验”的投资者门槛,为引导理性投资、防范市场风险发挥了重要作用。配套实施的并购重组、退市等制度安排有利于提升资源配置效率,促进优胜劣汰。同时,科创板助推科技创新的作用日渐显现。科创板上市公司已经超过180家,IPO融资金额占同期A股的一半,有力推动要素资源向科技创新聚集,一批标杆性的科创企业先后上市,产业集聚品牌示范效应逐步发挥。

三是加快构建金融风险防控长效机制。健全重大金融风险应急处置机制,加快补齐制度短板,实现对所有机构、人员、业务以及表内外、境内外风险的全覆盖。

从出口商品看,机电产品实现较快增长,成为出口主力军。前三季度,义乌市机电产品出口846.6亿元,同比增长18.9%,占义乌市出口总值的38.1%,占比较去年同期增长2.9个百分点,成为义乌市第一大出口商品。“宅经济”相关的体育用品及设备出口43.8亿元,同比增长73.1%。(完)

与此同时,金融违法犯罪受到严厉打击。“安邦”“明天”“华信”等不法金融集团资产清理、追赃挽损、风险隔离等工作扎实推进。恒丰银行、包商银行、锦州银行等机构风险处置取得阶段性成效。

四是强化国内国际政策协调合作。加强金融与财政、产业、区域等政策协调,共同形成风险防范处置合力。加强多边双边金融监管合作,积极参与国际金融治理体系建设,共同应对全球经济金融风险。

梁涛表示,从国际上看,经过一个时期的经济下行,未来经济领域风险可能加速向金融风险演变。从国内看,经济增速下行也会带来资产劣变的压力。下一步,银保监会将把风险估计得更全面,把措施准备得更充分,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他在发言中提到了四方面的具体工作。

一是坚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。全面加强金融系统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,推动完善公司治理机制。抓住金融稳定主要矛盾,防止影子银行反弹回潮,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,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,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和化解风险,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。加大金融反腐力度,严厉打击风险背后的利益勾结和关系纽带。

二是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防范化解金融风险。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疏通信贷传导机制,强化对国家重大战略、重点领域和普惠金融等薄弱环节金融支持。更好发挥政策性金融逆周期调节作用。积极培育理财、保险、信托等机构投资者,推动资本市场健康发展。以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撑金融体系稳健。

昨日,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发言表示,近年来,各地区各部门齐心协力,主动作为,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重大成效,为有效应对疫情冲击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